2019年推动新加坡豪华住宅市场的最热门交易

By
/ EdgeProp Singapore
|
January 1, 2020 12:31 PM SGT
新加坡(EDGEPROP)——今年豪华住宅市场出现了大量高价交易,苏富比国际地产(List Sotheby’s International Realty) 的研究部总监Han Huan Mei将这种现象归因于“超高净值投资人士(UHNW)对大房子的渴望”。
今年早些时候,位于古鲁尼路 ( Cluny Road )的优质洋房(Good Class Bungalow,简称GCB)以$4,100万(每平方英尺$2,715)的价格成交。
顶层公寓、豪华公寓以及优质洋房的交易证明了这一点(见图表)。
大型顶层公寓的销售是由没有资格购买有地房产的外国买家推动的,尤其是GCB,它是新加坡洋房中最令人垂涎的。“对他们来说,第二好的选择是购买顶层公寓,在面积上相当于洋房,”Han补充道。
ADVERTISEMENT
今年,面积3,000平方英尺以上的豪华公寓交易数量有所减少——2019年为127套,上一年为153套。苏富比国际地产的Han将这一数字的下降归因于新开发项目中稀缺此类单位,而不是缺乏兴趣。
位于丹戎巴葛中心(Tanjong Pagar Centre)顶层的华利世家(Wallich Residence)的第64层的顶层豪宅(Super Penthouse),今年早些时候以$7,380万的价格售出。(Samuel Isaac Chua/EdgeProp Singapore)

每平方英尺超过$4,000的豪华公寓的交易量正跳跃式地增长

另一方面,在2019年,每平方英尺价格超过$4,000的豪华公寓交易从去年的8套跃升至20套。与此同时,苏富比国际地产的研究显示,价值$2,000万以上的豪华公寓交易从去年的5宗增加了两倍,达到今年的15宗。
“这些购买主要是由外国人完成的。”PropNex的奢侈品团队主管Dominic Lee指出, “与其他主要城市相比,即使考虑到额外的买家印花税(ABSD),新加坡被认为相对能负担得起。”
Lee表示,外国投资者的购买兴趣主要是由于新加坡良好的治理和稳定的货币。“购买房地产是他们保护资本的一种方式,”他补充道。
ADVERTISEMENT
在GCB领域,今年在交易价格方面表现突出的交易是7月份那森路(Nassim Road)的交易,成交价为$2.3亿(每平方英尺$2,720)。这笔GCB的交易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单笔GCB交易。买家据信是亿万富翁、Facebook前联合创始人Eduardo Saverin,他现在是新加坡公民。这套房产是由一家信托公司购买的。
那森路上的优质洋房以$2.3亿成交,是迄今为止单笔洋房成交最高的一笔交易(图片:Samuel Eyo)
与此同时,英国顶级富豪James Dyson在新加坡设立了家族理财室,并在今年以创纪录的价格购买了两套豪宅。Dyson因发明无袋、无线吸尘器、无叶和净化器风扇而闻名。第一家是新加坡最大的顶层公寓,位于丹戎巴葛中心的华利世家第64层的三层顶层公寓,面积为21,108平方英尺。据报道,购买价格为$7,380万(每平方英尺$3,496)。随后,他在7月份以$4,100万(每平方英尺$2,715)的价格收购了古鲁尼路 上新建成的GCB。

“令人瞠目的交易”

“今年最令人瞠目的交易无疑是那森路的GCB和华利世家的顶层豪宅。”SRI的执行合伙人Bruce Lye表示,“过去,这样的交易在新加坡闻所未闻;过去这种情况主要发生在纽约、伦敦或香港等城市,”他补充道。
ADVERTISEMENT
除了在那森路和古鲁尼路的GCB项目外,今年最引人注目的一笔交易是小米公司前董事、顺为资本(Shunwei Capital)联合创始人Koh Tuck Lye收购位于东陵山(Tanglin Hill)的GCB。顺为资本是一家总部位于中国的科技基金,规模为$30亿美元($41亿)。去年10月,他以$3,150万(每平方英尺$1,915)的价格收购了GCB。RealStar Premier Group的总经理William Wong表示,这宗以每平方英尺为价格的交易突出之处在于:旧的GCB将被重新开发。
位于东陵山的优质洋房以$3,150万售出(图片: Samuel Isaac Chua/EdgeProp Singapore)
今年另一笔意义重大的交易是一笔抵押逼售的交易。贝蒙路(Belmont Road)上的GCB在过去两年中多次被拍卖,最终以$1,860万(每平方英尺$1,139)的价格售出。据报道,买家是永泰控股(Wing Tai Holdings)董事长Cheng Wai Keung的女儿Carol Cheng。
据RealStar的Wong估计,“非常高档”的GCB和洋房的价格今年已经上涨了约5%至7%。另一方面,那些“非优质”房产的全年房价可能会下跌7%到10%。“与一年前相比,2019年洋房的总体平均价格下降了约5%,”他说。Wong预计明年房价将企稳并略有上涨。
截至2019年12月20日,今年共售出约37套GCB,预计明年的销量将与今年大致相当,最多可达40套。“我们预计,拥有大片土地和独特的、建造良好的洋房的房产将继续受到追捧。”苏富比国际地产的Han表示,“再加上令人垂涎的靠近乌节路和CBD的地理位置,其中一些GCB可能会以创纪录的价格出售。”
Boulevard 88,四套顶层公寓中有三套卖给了外国人(图片:CDL)

资料来源: 市建局,苏富比国际地产

据2019年前11个月基于备案的数据显示,中部地区(CCR)——CBD、滨海湾、升涛湾(Sentosa Cove)和传统的乌节路的黄金地段第9、10和11区 – 有383笔购买交易由新加坡永久居民和442笔购买交易由外国人(非永久居民) 完成。苏富比国际地产的研究显示,这分别占CCR交易的15%和18%(见下图)。
2019年,以永久居民计算的购房人数超过了外国人。这并不奇怪,因为永久居民需要支付的ABSD——第一次购买时为5%——远低于外国人需要支付的20%,Han说。
根据两国各自的自由贸易协定,来自冰岛、列支敦士登、挪威、瑞士和美国的永久居民购买住宅物业,将获得与新加坡公民相同的印花税待遇。因此,Han指出,根据所提呈的备案,美国人——包括永久居民和非永久居民——成为CCR中第四大购房群体。
位于Boulevard Vue的顶层豪宅以$5,200万 (每平方英尺$4,686)的价格卖给了一位中国买家。[图片: Samuel Isaac Chua/EdgeProp Singapore]
CCR中的一些交易是在信托条件下为永久居民或新加坡公民的孩子们进行的。Han解释说:“由于ABSD的金额取决于受益人,如果他们的孩子是新加坡永久居民或公民,这些非永久居民的购房者将能够避免支付此类的金额。”
截至2019年11月的前11个月里,价值$500万及以上的豪华公寓售出了340套,低于去年的371套。Han表示,“鉴于深陷地缘政治和保护主义问题的全球经济前景”,明年的数字预计会“略低”。
欲知有关价格趋势、最近的交易及其他项目等信息,请查看这些项目的研究页面: 那森路古鲁尼路东陵路乌节三翠林(3 Orchard By-The-Park)Boulevard 88, Boulevard Vue, 华利世家
读另请阅读:
查看在那森路古鲁尼路东陵路乌节三翠林(3 Orchard By-The-Park)Boulevard 88, Boulevard Vue, 华利世家、地铁站和学校附近的最新房地产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