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人腾出工作空间以适应在家工作

By Valerie Kor / EdgeProp Singapore | April 30, 2020 10:18 AM SGT
在4月7日阻断措施开始前的那个周末,成群的新加坡人涌向宜家DIY家具店。虽然有些人只是想在遵守住家规定之前最后品尝一下瑞典肉丸,但他们中的许多人实际上需要购置合适的桌椅来工作和学习。
这是因为到目前为止,工作大多是在办公室里完成的。 由于要暂停非必要的服务,公司让员工们在家工作以维持业务。与此同时,学校也转向以家庭为基础的学习。 这些安排的实施意味着家长们不得不开始与孩子们并肩工作,而孩子们需要额外的空间,甚至需要一台新的显示器,以便通过Zoom或Microsoft Teams与老师和同学交流。
Lynnette Chia只好从办公室带了一个显示器回家,把孩子们的学习桌和书架改成了她的工作场所(图片来源: Lynnette Chia)
Lynnette Chia只好从办公室带了一个显示器回家,把孩子们的学习桌和书架改成了她的工作场所(图片来源: Lynnette Chia)
内容制作人Lynnette Chia是一位家长,在“阻断”措施生效后,她不得不迅速做出调整。她把自己的27英寸屏幕显示器从办公室带回家,并把孩子们的学习桌和书架改装成自己的工作空间。她的孩子们在卧室里的一张临时麻将桌上进行家庭学习。谢天谢地,他们不必购买任何新的IT设备或家具。
ADVERTISEMENT
她说:“他们在平日上午8:30之前都在各自的笔记本电脑上上课。我和丈夫占用了房子的不同区域,因为如果我们有重叠的电话会议,我们将无法集中注意力。”
媒体从业人员Joshua Li在他的套房主卧室里工作,主卧室宽敞得足以放下一张特大床、两张单人学习桌、一个内置衣柜和一个书架。他已经把他的Macbook Pro和独立显示器安放在卧室里,以便在家工作。在客厅里,他六岁的儿子每天早上在餐桌上用Macbook Air和幼儿园老师聊天。
Li说:“我更喜欢在办公室里工作。在家里,我不得不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但这并不能阻止我的儿子不停地敲门,恳求我跟他一起玩。我的心被打动,不由得打开门。”
对于许多像Chia和Li这样的在职父母来说,在家工作的情形将持续到6月1日,因为由多个部门组成的特别小组已经宣布延长期限,以减缓Covid-19在当地的传播。 学校将继续推行以家庭为本的学习,直至5月4日为止。幼儿园也被关闭,只为基础服务工作者的子女提供托儿服务。 中小学将于5月4日至6月1日放假。
ADVERTISEMENT
可以肯定的是,在家办公并不是一个新概念。事实上,众所周知,科技行业的雇主会提供在家工作的安排,来作为一种福利。Glassdoor的评论显示,谷歌和Facebook等公司允许每周在家工作一次,这取决于团队。在传统的工作场所,在家工作的采用速度相对较慢,因为主管仍然倾向于进行现场管理。
现在,在家工作模式正在全国范围内试行。如果公司仍能通过在线交流平台正常运作,就可能导致灵活工作安排的增加,从而为公司节省租金成本。
世邦魏理仕研究主管戴斯蒙德•辛姆表示,目前写字楼租赁领域的两个趋势可能会在此期间加快发展。第一个是一种中心辐射式的办公室租赁方式。
ADVERTISEMENT
辛姆说:“像银行这样的大公司已经在使用辐射式战略来平衡租金。他们将在中央商务区设一个前端办公室,然后在郊区开设办公空间,非收入交易部门将在那里运作。在今天这种背景下,这种方式对于保持社交疏远是有用的,企业也意识到把每个人都放在同一个地方是不好的。”
“第二个可能变得更加普遍的趋势是核心而灵活(core-and-flex),它被较小的企业所采用,由核心小组向一个常设办公室报告。他补充说:“一些流动时间较短、流动性较强的团队,如销售人员、记者或保险代理人等经常处于流动状态的团队,可在需要时向共同工作空间汇报,因此有了‘灵活性’这一术语。”
辛姆说,灵活性是敏捷协同办公空间市场的最大卖点,因为公司可以很容易地增加或减少所需的办公空间。但归根结底,他认为企业可能仍然需要一个公司所在地,即使在家办公变得越来越可行。
把工作和休息分开
10年以来,房地产开发商一直在营销小型办公和家庭办公(Soho)公寓,以满足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和顾问群体的需求,因为他们越来越多地在家办公。通常情况下,这些Soho公寓都有一个阁楼用来放床,而下面的主要区域则是一个工作间。
 Midtown Bay即将推出的单位,3.2米高的天花板允许建造一个阁楼平台(图片来源:国浩置地)
Midtown Bay即将推出的单位,3.2米高的天花板允许建造一个阁楼平台(图片来源:国浩置地)
Soho一词刚开始流行时,给房产中介和买家造成了一些困惑,因为它并不表明官方的规划状态。根据市建局的规定,一个单位必须是办公室或住宅,而不是两者兼而有之。已获批准用于办公用途或商业用途的开发项目,不能用作住宅,反之亦然。
不过,市建局在2003年6月推行的内政部计划,容许在住宅内经营小规模业务。私人物业的业主应向市建局提出申请,而建屋局单位的业主则应向建屋局提出申请。 如果该业务不会对邻居造成不便,也不会雇用超过两名非居民,就会获得批准。
虽然市建局不鼓励开发商使用“Soho ”一词,但开发商仍继续在单位内加入灵活的空间,以应对不断增长的需求。
国浩置业(GuocoLand)住宅部总经理Dora Chng也表示,集团的最新开发项目在可能的情况下融入了灵活的空间,让居民可以创建有益的工作场地。
新达城对面的新推出项目Midtown Bay,其每套单位的天花板高度为3.2米。较大的复式单位是双钥匙,有两个整层,也是3.2米高。Chng表示,这样的布局目前在新加坡并不多见,让投资者和业主拥有很大的灵活性。
 图解:Midtown Bay复式单位的低层可做家庭办公室,上层保留住宅用途(图片来源:国浩置地)
图解:Midtown Bay复式单位的低层可做家庭办公室,上层保留住宅用途(图片来源:国浩置地)
Chng解释说:“我们可以预见三种情况。 第一,如果投资者身在海外,偶尔访问新加坡,那么一楼可以出租给租户,楼上的单位可以保留自用。以后,如果需要在新加坡安家,投资者或业主可以两层都住。第三种情况可能发生在孩子们长大而业主需要一个办公空间在家工作的时候,这时低层可以改成小型家庭办公室。”
同时,除了住宅开发项目通常提供的游泳池和健身房外,Wallich Residence和Midtown Bay等开发项目还提供企业活动场地和会议室,供居民预订。大堂还配有礼宾服务,提供饮料和接收包裹。这样的设施在Wallich Residence一直受到好评。
 连接性会议室是Wallich Residence最受欢迎的设施之一(图片来源: 国浩置地)
连接性会议室是Wallich Residence最受欢迎的设施之一(图片来源: 国浩置地)
尽管如此,即使不是住在有灵活空间或公司设施的公寓里,也可以在常规平面图中,在休息区之外创建专用的“家庭办公室”。 然而,当有许多家庭成员住在一起,而大多数新加坡人居住的典型的三至四居室公寓空间不足时,挑战就出现了。
此外,对于多代同堂的家庭来说,物理空间并不是唯一的问题,在家工作通常意味着要处理大量争夺心理空间的任务。在阻断措施期间,有孩子上学的父母不得不在照顾孩子在家上学和工作之间切换。由于工作和家庭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许多人面临分心的问题,这最终可能会延长工作时间。
彭博社最近的一篇文章着重指出,根据NordVPN的数据,在过去的六周里,欧洲国家的员工在家工作时最终多工作了两个小时,而美国员工每天要多打卡三个小时。坊间证据表明,尤其是在美国,人们“工作过度,压力大,急于回到办公室”。
世邦魏理仕的辛姆表示,“在这段时间里,人们可能会意识到自己不能在家办公。”因此,他认为,由于空间和国内需求,这段时间的在家办公情况是否会影响实际办公需求还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