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断措施与“两面住宅”里的生活

By
/ EdgeProp Singapore
|
April 24, 2020 10:17 AM SGT
新加坡的“阻断措施”——为遏制Covid-19疫情在当地的蔓延而出台——已延长至6月1日。这使人们更加清楚地认识到拥有一个精心设计的住宅的重要性,也放大了那些不生活在其中的人的焦虑。
 Kenneth Kan和他的妻子美玲于一月份搬进位于Hoot Kiam路的新家(图片来源:Samuel Isaac Chua/Edgeprop Singapore)
Kenneth Kan和他的妻子美玲于一月份搬进位于Hoot Kiam路的新家(图片来源:Samuel Isaac Chua/Edgeprop Singapore)
Kenneth Kan是一家领先的另类投资管理公司的合伙人,居住在位于河谷外Hoot Kiam路新重建的排屋里,比大多数人都能更好地经受住阻断措施的考验。房屋是针对他的生活方式而设计的,并得到了屡获殊荣的建筑公司RT+Q的帮助。
Kan说:“我们很幸运,房子在一月份就完工了。” 这让他的四口之家——包括他的妻子美玲、拉布拉多犬多莉和他们的助理——有足够的时间在三月和四月份实行安全距离和阻断措施之前安顿好他们的新家。因此,他们能够在最小的干扰下调整自己的生活方式。
ADVERTISEMENT

虚拟晚宴

Kan想要一个可以招待朋友和家人的温馨的家。他的“餐厅概念”厨房允许他在7米高的大理石台面的一端准备菜肴,而另一端可让14位晚餐客人就座。
 这个开放式厨房的中心特色是7米长的大理石台面,足够让Kan准备食物和并允许14人入座就餐(图片: Masano Kawana)
这个开放式厨房的中心特色是7米长的大理石台面,足够让Kan准备食物和并允许14人入座就餐(图片: Masano Kawana)
阻断措施让他的晚宴暂停了,这对夫妇也已经适应了“远距离社交”。 “我们时不时地用视频会议应用与朋友或家人共进晚餐。” Kan说, “只需要有一台平板电脑或一台笔记本电脑,就能实现你并不孤单的感觉。”
通过观看烹饪节目,他增加了自己的食谱储备。他补充说:“在阻断措施结束后,我们都将成为‘大厨’。”
除了娱乐空间之外,Kan还为自己的住宅列出了一系列要求: 开放式的设计,宁静的游泳池,可容纳500瓶葡萄酒的酒窖,可收藏威士忌的酒吧区,宽敞的书房,以及宽敞的主卧室,内有步入式衣柜和主浴室。
ADVERTISEMENT
 可展示Kan艺术收藏品的客厅、威士忌酒吧和被艺术品掩藏的电视机(图片来源:Samuel Isaac Chua/Edgeprop Singapore)
可展示Kan艺术收藏品的客厅、威士忌酒吧和被艺术品掩藏的电视机(图片来源:Samuel Isaac Chua/Edgeprop Singapore)
由于暂时关闭了健身房,Kan想了很久很久,思考在哪里可以参加虚拟的高强度间歇训练(HIIT)课程。 他决定使用宽敞的客厅,那里有一个隐藏在一幅画后面的大屏幕电视机。 “当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会把艺术品移开,这样我就可以看电视了。”他说,“但是当有客人来的时候,我会用画把电视屏幕遮住。”在新家,还安装了智能家居功能,Kan可以通过手机或平板电脑来控制灯、风扇、音乐甚至空调。

阁楼改成了半书房和半祈祷室

随着新加坡人需要在阻断措施中蹲守三周,在家里有一个合适的书房或工作空间已经成为首要追求。现在,阻断措施已延长至两个月之久。
Kan很高兴自己把阁楼改成了“半书房和半祈祷室”。 就是在这里,他度过了大部分时间——每日平均12个小时。 他说:“我很幸运,它既宽敞又有利于工作。”
ADVERTISEMENT
 Kan在阁楼的书房里,平日里他平均每天要在那里呆12小时(图片: Kenneth Kan)
Kan在阁楼的书房里,平日里他平均每天要在那里呆12小时(图片: Kenneth Kan)
他的日常生活也没有太大改变:“我仍然每天在同一时间起床,开始工作,但都是在阁楼的书房里,”他说。
在家工作当然也有好处:“我会享用更多的家常便饭,把商务晚餐换成了在家和妻子共进晚餐。”
由于阁楼还兼做祈祷室,这对夫妇自2月中旬天主教堂和其他礼拜场所关闭后,一直在这里参加虚拟弥撒。Kan的阁楼天花板上悬挂着一个铜制的基督受难十字架,这是印尼画家和雕刻家特古·奥斯坦瑞克的作品。
 阁楼的一部分被改造成了祈祷区,并供奉着印尼画家和雕刻家Teguh Ostenrik的铜制基督受难像 (图片来源:Samuel Isaac Chua/Edgeprop Singapore)
阁楼的一部分被改造成了祈祷区,并供奉着印尼画家和雕刻家Teguh Ostenrik的铜制基督受难像 (图片来源:Samuel Isaac Chua/Edgeprop Singapore)
奥斯坦瑞克以制作Bukit Batok圣玛丽教堂祭坛上方的基督雕塑而闻名,Kan委托奥斯坦瑞克为阁楼制作了一个微缩版的雕塑。他补充说:“它把这个房间变成我们的避难所。”

靠近乌节路的永久产权有地房产

四年前,Kan在物色一处受保护的老式地产时,偶然发现了这栋已经在市场上销售了一段时间的房子。之前的房主是三兄妹,他们从父母那里继承了此房产。 Kan回忆说:“ 那时它相当破败。”
不过,他看到了这栋建于上世纪20年代的房子的潜力。 这是仅有的10栋传统排屋之一,坐落在一个小岛上。 它位于黄金地段第10区,拥有永久产权。
这处房子只是Hoot Kiam路上的10栋受保护的老式排屋之一(图片来源:Samuel Isaac Chua/Edgeprop Singapore)
这处房子只是Hoot Kiam路上的10栋受保护的老式排屋之一(图片来源:Samuel Isaac Chua/Edgeprop Singapore)
Hoot Kiam路房产吸引人的地方还在于“很少有房子离乌节道这么近”,Kan说。 “如果你从那扇玻璃门往外看,你不会觉得自己身处市中心,靠近大路。”

戏剧感与惊喜感

Kan想要一所能带来惊喜的房子。 “我一直喜欢这样一个地方,你从外面看不出里面是什么样子,而当你一走进去,就会‘哇’一声。”
Rt+Q的联合创始人兼总监Rene Tan设计了具有两种截然不同外立面的房子,于是Kan将这处房产命名为“两面住宅”。 面朝Hoot Kiam路的是一栋被粉刷成黑白两色的排屋,主门、窗框和窗扇都是原装的。
 面朝Hoot Kiam路的外墙被保留了下来,门窗都是原装的(图片来源:Samuel Isaac Chua/Edgeprop Singapore)
面朝Hoot Kiam路的外墙被保留了下来,门窗都是原装的(图片来源:Samuel Isaac Chua/Edgeprop Singapore)
现代化玻璃外墙使废弃的后巷变得活跃起来,这是房子的新部分。 “此设计是为了舒展房子,让它感觉更宽敞、更大,”Tan说。 他补充说,更重要的是,它将自然日光引入了房子。
过去被忽视的后巷,现在已经变成一个“有用的城市空间”,Kan在晨跑和锻炼后在那里享受早餐。
面朝‘两面住宅’后巷的现代化建筑外观(图片: Masano Kawana)
面朝‘两面住宅’后巷的现代化建筑外观(图片: Masano Kawana)
增添“戏剧感”的是跨越客厅双容积空间的桥梁。 “这是一个空中雕塑,”RT+Q的Tan说。 这座桥起到了“水平连接”的作用,连接着位于房屋第二层的主浴室、步入式衣柜以及后面的主卧室。这座桥及其创造的空间隔绝了主卧室里来自大马路的噪音,Tan指出。

把错误的东西放在正确的地方

Tan补充说,将主浴室设在房子的前部,代替了通常是主房间的位置,这是RT+Q设计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偶尔,我们会把错误的东西放在正确的地方。”
在步入式衣柜内是一个螺旋形楼梯和储藏用壁龛,Kan的妻子用它来展示她的鞋子和手提包。 螺旋形楼梯通向阁楼的书房和祈祷室。
 这座桥起到了“水平连接”的作用,连接着位于二层房屋前面的主浴室和步入式衣柜,而主卧室则在后面。(图片来源: Masano Kwana)
这座桥起到了“水平连接”的作用,连接着位于二层房屋前面的主浴室和步入式衣柜,而主卧室则在后面。(图片来源: Masano Kwana)
除了主卧室,二楼还有两间卧室,它们共用一个浴室。RT+Q把这间浴室设计成一个圆形的“游戏空间”。 还有另一个螺旋形楼梯,通往阁楼的“新部分”——房子前面的后巷。
房子新部分的阁楼上还有另外两个房间。 一个是助理的房间,而另一个则被设计成阁楼,供下面的卧室使用。 它拥有灵活性,可变成音乐室或书房,并有全高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面的盎然绿意。 Kan说:“ 这个房间可能是全屋视野最好的地方。”
虽然老房子的内部已被彻底拆毁,Kan还是小心翼翼地保留着房子的历史元素。 特色墙就是一个例子: 一个铝制屋顶外的洗手间(整齐地塞在楼梯下);另一个特色是原来裸露的砖块。
 衣柜区的螺旋形楼梯,设有壁龛,让Kan的妻子美玲可以展示她的手袋和鞋子(图片:Samuel Isaac Chua/Edgeprop Singapore)
衣柜区的螺旋形楼梯,设有壁龛,让Kan的妻子美玲可以展示她的手袋和鞋子(图片:Samuel Isaac Chua/Edgeprop Singapore)
“砖和铝在各自的空间里突出了新旧的对比,同时也把房子的概念联系在一起,”RT+Q的Tan说。

三水妇女与过去的家园

Kan是一位狂热的艺术收藏家,他委托当地的一位亚洲雕刻家为他的住宅制作了三水妇女雕像。 这是因为这栋房子的历史正好与三水妇女的时代相吻合。三水妇女在20世纪30年代中期从广州(今广东)三水区大批地来到新加坡,她们当中的很多人在建造业当一般劳工。
为了描绘三水妇女的消失,Kan要求雕塑家创作出带有孔洞的雕像,他的灵感来自于他在ION Orchard购物中心看到的一座雕塑。房子里其余的艺术品都是Kan多年来的个人收藏。
 作为一个狂热的艺术收藏家,Kan委托当地的亚洲雕塑家为他的住宅制作了三水妇女雕像(图片: Masano Kawana)
作为一个狂热的艺术收藏家,Kan委托当地的亚洲雕塑家为他的住宅制作了三水妇女雕像(图片: Masano Kawana)
此前,Kan住在一栋高层公寓里——位于Reflections at Keppel Bay大厦的30层,该大厦由著名建筑师丹尼尔·里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设计。他喜欢这套公寓是因为那里的风景很美,但后来他把公寓租了出去。
他说:“人们倾向于追求他们没有的东西。” 此前,Kan一直住在洋房里。 “但你必须处理漏水和所有维护问题,”他说。
“当你从别人手里购买房子时,不管是半独立式还是洋房,通常都是一些方方正正的房间。” 他说, “这一点都不奇怪。”
Rt+Q的Rene Tan: 把主浴室设在房子的前面,代替了通常是主房间的位置,这是Rt+Q设计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偶尔,我们会把错误的东西放在正确的地方(Albert Chua/Edgeprop Singapore)
Rt+Q的Rene Tan: 把主浴室设在房子的前面,代替了通常是主房间的位置,这是Rt+Q设计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偶尔,我们会把错误的东西放在正确的地方(Albert Chua/Edgeprop Singapore)
由于这对夫妇还没有孩子,“拥有很多卧室是会浪费空间的。”他补充说,“我宁愿按照我的品味和要求来花钱装修房子。”
那正是他所做的, 他对现在的住宅很满意。